第八百六十六章 马鹿关

小说:宋疆 作者:青叶7
    乞石烈诸神奴是恨叶青的,同样他也很尊重叶青,他很希望叶青能够把他当成墨小宝、钟蚕,或者是那个亲自出谋划策,要杀了他的完颜璟那般对待自己,但乞石烈诸神奴失望了。

    他能够从叶青对待墨小宝、钟蚕,以及完颜璟的态度上感受到那股温情,但他感觉不到叶青对他有丝毫的念旧之意,反而是如同对待夏人一样,身上毫无人情味儿可言。

    他忍不住想要接近叶青,所以他才会命人给叶青送去水跟吃食,但他又很愤怒叶青对自己那毫无人情味儿的态度,所以他要杀了那个斥候,让叶青的内心哪怕产生一丝丝的内疚,他也觉得能够让他平衡一些。

    叶青默默的看着留下一地兵器的乞石烈诸神奴,冰冷倔强的眼神凝视着自己,丝毫不掩饰他对自己的憎意,也丝毫不掩饰他赤裸裸的凶光,露出微微带有苦涩的笑容,道:“一路保重,替我向完颜璟问好,河套三路我志在必得。”

    “叶大人要有那个本事儿才行!”乞石烈诸神奴冷哼一声道。

    “拭目以待。”叶青叹口气,而后转身,战事已经接近尾声,他很害怕去查探战况,心里甚至是有些抵触,去白起堡的方向视察一番。

    与乞石烈诸神奴分道扬镳,在老刘头等人的陪同下,缓缓向着白起堡的方向走去,老刘头同样是犹豫了下说道:“要不……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会儿马鹿关彻底稳妥了,你入关主持大局如何?”

    “不必了,早晚要知道的,听你们嘴里说出来反而不踏实。”叶青摘掉头盔扔给了旁边的兵士,迎着天边的夜色沉重的说道。

    火把星星点点的在山峦上亮起无数,厮杀声已经渐行渐远,白起堡附近,马鹿关等地,已经开始进入到了扫尾阶段。

    热辣公济几乎是一同与老刘头、泼李三、赵乞儿三人一同赶来的,也是那个时候起,墨小宝、钟蚕、贾涉三人都失去了下落,而种花家军也是按照计划,在面对夏人的前后夹击溃败前,不得不开始放弃了白起堡,向着山峦深处逃去。

    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墨小宝、钟蚕、贾涉三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种花家军,到底还能够剩余多少人。

    白起堡显得比他们最初到达时还要残破,火把的照耀下处处是刺眼的鲜血、尸体、断肢、残臂,横七竖八的铺满了整个脚下,甚至连一个处于弥留之际的兵士都没有,都是已经死的不能再似的夏人、种花家军的兵士。

    “这一战……恐怕是没有伤兵了。”叶青蹲下身子,看着脚下那临死前,脸上还带着微笑的种花家军兵士,一条被劈断的胳膊,仅剩下一层皮连接着没有彻底断去,伸手把那只露出白骨的胳膊,拼凑到一起,摆正那具尸体后,叶青再次站起身望着远方长长的叹了口气。

    种花家军最后一战没有伤兵,是因为他们即便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时,也会选择与敌人同归于尽,绝不想因为伤痛而被折磨致死。

    “谁去追击了?”叶青走到那斜插在石墙缝隙的种花家军旌旗下,打量着上面那向日葵的笑脸问道。

    “李横去追击了,武判、虞允文还在攻马鹿扫尾,马鹿大局已定。至于秦家源道,由田琳、历仲方两人负责,进度应该会比这边慢一些,山路崎岖怕是也……。”老刘头出声说道。

    “命赵乞儿、泼李三立刻率军走长宁驿,而后配合田琳、历仲方夺取秦家源道。武判留驻马鹿,虞允文、你立刻率兵援李横,最快的速度拿下整个关山。”叶青拔起种花家军旌旗,亲自扛在肩上说道。

    “这里怎么办?你跟前没有人……。”老刘头一惊,他想到了叶青会乘胜追击,但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之果断,而且刚刚放走了乞石烈诸神奴近一万人,若是他们回到金人疆域后,卷土重来再要夺马鹿,叶青这里就只剩下一个武判了,京兆府已经没有兵力可再调集了。

    “金人不会强攻马鹿了,虽然趁我们在马鹿立足未稳,也是他们再次攻马鹿的最佳时机,但……乞石烈诸神奴终究是完颜璟的心腹,跟金国边疆将领之间,也会因为这一战没有任何作为,而陷入困境之中,所以一时半会儿,他们没有时间攻马鹿。何况有武判也就够了,加上残余的种花家军,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叶青笑了笑,而后翻身上马,再次对着老刘头道:“找到墨小宝、钟蚕、贾涉他们到马鹿关。”

    “若是追上那热辣公济该如何处置?带到你跟前,还是就地处决?”老刘头拉住叶青的马缰问道。

    “夏国的丞相啊……。”叶青侧头想了下道:“放他回去吧,留着他对我们更有用。”

    “……你……不报今日之仇了?若不是他,也不会让你陷入到今日差点儿丧命的困境之中,你应该对他恨之入骨才是啊。”老刘头睁大了眼睛,他最初只以为自己这一问是多此一举,但毕竟叶青是北地五路的节度使,当该是问一声以示尊重。

    所以压根儿没有想过,叶青竟然会想着,若是可能,就放热辣公济一马,而不是带到他跟前来报仇。

    “热辣公济死了,也不能让所有的种花家军将士复活不是?何况,就这么让他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得让他慢慢还这笔血债才行。”叶青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在老刘头派得的数十名兵士的保护下,叶青开始策马向着马鹿关的方向驰去。

    短短的不过七八里路的距离,一路上火把照耀着的脚下,同样是铺满了尸体与兵器,夏人残破的旌旗破落的被踩成了碎步,兵士的尸体,也是开始被如同丢弃牛羊一样,在道路的两旁,已经被堆成了一堆又一堆的尸山。

    脚下的马蹄踩过,时不时如同踩在了雨洼中一样,发出不怎么清脆,但能够感觉到是浓稠液体的声音中。

    虞允文、武判已经在残破的关门口等候,随着火把的亮光,让彼此看清楚了彼此的面目,虞允文与武判两人共同上前牵缰:“大人辛苦了。”

    “如何了?”叶青跟虞允文、武判重重的拥抱了一下,战后的氛围下,活着的人能够相视一笑,其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提心吊胆跟巨大的压力。

    “马鹿关两个守将,战死一个,活捉……投降了一个,至于其他俘虏,都已经被监押了起来,等你发落。”虞允文笑着说道。

    看到叶青的第一眼起,整个宋人大军的统帅权,便第一时间无声无息的交到了叶青的手里,一旁的武判,自然也是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俘虏中继续查,应该还有两个守将。”叶青跳下马背后,皱了皱眉,接着说道:“安戎关之后的付汗坪、老爷岭完全没有人,而且在大震关的时候,守将李孝曾经说过,付汗坪跟老爷岭的守将,都被调到了马鹿关,名为察罕、曹光,若是没死的话,必然是隐藏在夏人的俘虏之中。”叶青打量着战火下的马鹿关,比大震关规模还要大的马鹿关,此刻看起来同样是显得极为破落,四处都是厮杀、焚烧过的痕迹,不过其中的战场已经被粗略的打扫了一遍,倒是能够让人随意的下脚落地。

    被叶青看了一眼后的武判快速离开,前去俘虏中寻找那叫察罕、曹光的夏人将领,而虞允文则是陪着叶青,继续向前,来到一间算是保存的比较完整的房间内。

    “先把那投降的守将带过来,还是你……。”虞允文笑着指了指身上极为狼狈的叶青说道。

    “先把人带过来吧,一会儿你还要继续追击,老刘头跟你一起去驰援李横。”叶青笑着接过虞允文递过来的茶水道。

    “这里无需重兵驻守吗?”虞允文平静的问道。

    “金人不会卷土重来的,眼下当务之急,是把整个关山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在我们手里。京兆府路可有守军?”叶青想了下后问道。

    “不多,但若是金人想要趁机夺回京兆府,也没有那么容易。”虞允文点点头说道。

    “那就好。”叶青说完后,便一头扎进了刚刚兵士打出来的冰凉井水中,在木盆里憋了好久的气,又胡乱的先洗了一把脸,而后便看到预料中的苏道,被五花大绑的带了进来。

    此时的苏道神情萎靡,身上身下比起狼狈的叶青来也是不遑多让,看到叶青的第一眼后,神色显得无比震惊,脱口而出道:“你……你竟然还没有死?”

    “我死?你们夏人有那个能耐吗?”叶青笑了下,而后便再次坐回到椅子上,旁边的虞允文,此时也才知道,眼前的苏道,便是与叶青一同前往辽国的夏人将领。

    “你……你想怎么样?”苏道脑筋急转,快速的分析着自己的下场,但不管如何分析,脑海里的分析,最终都是会在死这一个字上。

    “曹光、察罕在哪里?是战死了,还是被俘了?”叶青直接了当的问道。

    “曹光不知道,察罕应该是战死了。”苏道也同样光棍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忤逆眼前的叶青,大势已去的情况下,自己如今的价值,恐怕在人家眼里也是分外的轻微,所以他能够选择的,只有极力配合,希望借此能够保住小命。

    “察罕是你的人?”叶青再次问道,他也很想知道,今日清晨,从马鹿关开始攻他们的夏人将领是谁,毕竟,这个人可是把最初的钟蚕打退了好几次,而他也更想知道,是不是从他们的嘴里,能够得知钟蚕、墨小宝、贾涉等人的下落。

    “是,是我到马鹿关后,私下里拉拢到我跟前的,是为了能够跟嵬名令公相抗衡,能够掌的马鹿关的兵权。”苏道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跟热辣公济是什么关系?你觉得他会为救你,付出什么代价吗?”叶青低头沉思了下,而后轻松的问道。

    听到叶青话语中的生机,苏道的双眼瞬间一亮,而后期冀的说道:“我的妹妹嫁给了丞相……不,热辣公济的长子,所以他才会对我格外照顾。我相信,只要叶大人不杀我,热辣公济必然会同意……。”

    “带下去吧。”叶青懒得听苏道说下去,他本来一直以为,苏道会是热辣公济的私生子什么的,这样的话还有些利用价值,但若只是这样的沾亲带故,那么放在两国的谈判利益中,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苏道还想要说什么,但当他刚一张口,旁边那“训练有素”的兵士,顺手就是两个大嘴巴子,直接把苏道打的眼冒金星,而后头晕眼花的就被带了下去。

    “不打算就地解决吗?”虞允文也有些意外的问道,按理说,这个苏道可是让种花家军死了这么多人罪魁祸首,叶青应该就地处决了他,而后以此来慰抚军心才是。

    “我也很想啊,但还不是时候。种花家军……。”叶青突然笑了下,扭头问虞允文道:“你知道种花家军为何会如此骁勇善战,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不会退缩,只会死战的根本原因吗?”

    “愿闻其详。”虞允文愣了下,想不到叶青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问出这个问题。

    “等马鹿关平定后,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而且要做的更大更细,把北地五路的所有大军都囊括在内。”叶青神秘的一笑,而后并没有给虞允文一个明确的答案,便开始把话题岔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