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威胁

    陈青听到手机里这个沙哑的男子声音微微愣住,再听到苏笑歌已经遭到绑架的时候,更是皱起眉头。

    因为苏笑歌是个修炼者,虽然她以前是胡乱修炼的,但最近已经正式开始修炼陈青传授的业火红莲诀。十多个普通人都别想近得了她的身,但是却遭到了绑架,可见鬼仆这帮人来头不小,实力也不弱。

    另外,从鬼仆这帮人对自己跟苏笑歌两个下手,他就隐隐约约的能够猜到,鬼仆这帮人应该是跟阴阳法王有关,有可能是为阴阳法王报仇而来,也有可能是为了还魂草而来。

    手机里的人没有听到回答,已经第二次在询问:“阿七,我在问你话,你现在在哪里,已经成功拿下陈青了吗?”

    陈青在这个叫阿七的家伙身边蹲下,给了对方一个威胁的眼神,然后把手机放到对方嘴边。

    阿七自然之道陈青的意思,他不敢告诉鬼仆事情已经搞砸了,他这会儿硬着头皮对着手机里的鬼仆说道:“鬼仆先生,我在天河夜总会。虽然发生了点小插曲,影响了进度,但我现在还是已经把陈青给打昏了,他已经落入我手中了。”

    “很好,带他到废弃炼钢厂,我在这里等着。”

    “是,鬼仆先生。”

    陈青等阿七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预防阿七玩花样,暗通鬼仆。

    但是陈青没有想到的是,此时鬼仆正拿着手机皱着眉头,对身边的手下说:“阿七把事情搞砸了,他没有成功拿下陈青,现在他估计反落到陈青的控制之中了。”

    鬼仆的手下们闻言都吃了一惊,连忙的询问鬼仆是怎么知道的?

    鬼仆声音沙哑的说:“阿七性格有点嚣张粗犷,正常情况下,他说话大大咧咧的,而刚才他跟我通电话的时候,竟然格外斯文,还两次称呼我为先生,我断定他肯定是出事了。”

    周围的几个手下听到鬼仆这话,有惊疑不定,询问那该怎么办?

    而此时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一张椅子上的苏笑歌,本来遭到偷袭,被绑架到这里来的她,是已经有些绝望了的。她这会儿虽然嘴巴被用布堵着,但是她耳朵却把鬼仆的话听得分明,听说陈青没有被鬼仆的手下绑架,她心底忽然升起一丝希望。

    但是,她又有点怀疑:鬼仆这帮人明显实力很强,陈青会冒险来这里救她吗?

    就在苏笑歌不敢肯定陈青会不会来救她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鬼仆在吩咐手下:“大家不用担心,阿七虽然落入陈青手里,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陈青肯定要挟持阿七来这里救他的女人,不然的话,陈青也不必威胁阿七说谎。大家准备准备吧,等陈青自投罗网。”

    “是!”

    苏笑歌听到鬼仆跟他手下的对话,她意识到陈青很可能会来救她,先是感到喜悦,旋即又担忧起来,因为这个戴着鬼脸面具、声音沙哑的家伙,跟他的手下,实力都不弱,陈青来了的话,可能会救人不成反受陷。

    一时间,苏笑歌心情五味杂陈,既然希望陈青来救她,又不希望陈青来救她。

    在夜总会里,陈青正眯着眼睛,询问阿七:“你知道废弃炼钢厂的在哪里吧?”

    阿七捂着受伤的胸膛,颤声的说:“知道,在东郊之外。”

    陈青点点头:“很好,现在你有唯一一个活命的机会,那就是不要玩花样配合我,到了东郊废弃炼钢厂,你就自由了。如果让我知道你玩花样,那你就死了,明白了吗?”

    阿七点头不迭:“明白!”

    陈青:“站起来走路。”

    阿七不顾胸膛肋骨断了几根,硬着头皮挣扎起来,虽然他嘴角跟胸膛都有些血迹,但是在昏暗的夜总会中,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陈青说:“走吧,别试图逃跑,你知道我的身手,要追杀受伤的你,轻而易举。”

    阿七似乎被陈青喝破了心底的小盘算,瞬间脸色复杂,咬咬嘴唇低声的说:“我不敢。”

    陈青跟阿七两个重新来到夜总会大厅,发现舒晴已经从洗手间回来,正坐在原先的位置,皱着秀眉到处张望呢,明显是在找陈青的踪影。

    这会儿,舒晴见到陈青,不悦的说:“你跑去哪里了?”

    “有点突发状况”陈青拿出钥匙递给舒晴:“可以帮我一个忙吗,现在去买单,然后你开着我的车离开,现在就给我回家。”

    舒晴还没有喝够呢,本想说凭什么听你的?

    但是她忽然注意到陈青身边的阿七,还注意到阿七那惊恐的眼神,甚至她还注意到阿七嘴角跟衣襟上的血迹,她眼睛陡然睁大。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但她已经明白,陈青并非平白无故让她赶紧走,而真的是有突发状况。

    舒晴接过钥匙,看了看陈青跟阿七,然后眼神复杂的说了声好,接着就去买单了。

    从夜总会出来,舒晴开着车离开了,陈青这跟阿七上了阿七的那辆不起眼皮卡车。

    陈青吩咐阿七开车,他坐在副驾驶位,淡淡的说:“开车!”

    阿七硬着头皮开车,一个小时之后,就已经驶离了市区,来到了郊外,最终把车开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大院。

    按照陈青的计划,陈青假装被捆绑,然后跟着阿七一起进入废弃工厂,在见到鬼仆等人的时候,再找机会突然出手偷袭,只要擒下这帮人为首的鬼仆,那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但事实证明,人算有时候总是不如天算。

    阿七虽然一路上都配合陈青,但是在抵达废弃工厂,鬼仆带着几个手下从废弃厂房出来的时候,他忽然推开车门就朝着鬼仆他们冲过去,嘴里大喊道:“鬼管家,不是我要背叛俞少的,是这家伙逼着我带他来这里的……”

    原来,阿七虽然怕陈青,但是也怕鬼仆,更怕他的主人俞东明。

    俞东明性格残忍,素来喜爱杀戮,以杀人为乐,阿七很清楚背叛俞东明的下场,所以在最后关头,他突然放弃配合陈青,在下车的时候,忽然撒腿狂奔向鬼仆等人,同时揭穿陈青。

    陈青见到阿七竟然揭穿自己,眼睛闪过一丝冷芒,右手一扬,一把匕首就已经箭矢般激射向阿七后背,阿七应声而倒。

    鬼仆身边的几个手下又惊又怒,而戴着鬼脸面具的鬼仆则似乎丝毫不以为然,面具后的一双阴鸷眼睛,饶有兴味的盯着陈青,桀桀的笑道:“小友身手不错,怪不得阴阳法王会栽在你们手里。”

    陈青在鬼仆他们前面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挑了挑眉头:“你们是来给阴阳法王报仇的?”

    “非也非也”鬼仆嘿嘿的说道:“阴阳法王的死活我不管,但是有个问题,阴阳法王欠我们少主一样东西,他死了,东西也不见了,所以我就知道找上了你,跟她!”

    鬼仆说出“跟她”两个字的时候,朝着身后示意了一下,然后陈青就看到苏笑歌被两个黑衣男子押了出来。

    陈青不动声色:“什么东西?”

    “还魂草,阴阳法王欠我们少主一株还魂草,我们少主等着还魂草给老爷治病救命,所以我们少主知道阴阳法王死了之后,很生气,这也是我来找你们两个的原因。”鬼仆桀桀的冷笑说:“我知道阴阳法王有三株还魂草,我的要求跟简单,你交出一株,我便放了你跟你的女人。如果你说半个不字,你要死,你女人也会死,先女干后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