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我很生气

    徒手攀岩本来就是非常危险的运动,被列为世界十大危险运动之列。非常考验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更考验运动员的心理素质,没有强悍的身体,熟练的技巧跟一颗硕大的心脏,是玩不了这个的。

    陈青这会儿不但是徒手攀岩,而且被背着舒晴,难度可想而知。

    陈青只可惜自己的金鳞化龙诀仅修炼到第一重,第一重的效果是强化体魄,力量速度耐力都比正常人高出一倍。如果是把金鳞化龙诀修炼到十二重以上的话,陈青就算背着舒晴,也能够在悬崖峭壁上如履平地。

    此时,陈青已经背着舒晴攀爬到了三十多米高的地方,距离悬崖顶部还剩下大约十多米的高度。

    陈青已经满头大汗,往上爬的速度也缓慢了许多,悬崖上凹凸不平,有的地方突出的石头非常锋利,陈青背着舒晴,加起来两百多斤,全靠双手支撑,一路攀爬上来,陈青的手掌已经被锋利的石头给划破,渗出丝丝血迹。

    这会儿,舒晴正老老实实的趴在陈青背上,眸子眼神复杂的望着陈青满是汗水但显得异常坚毅的脸庞,此时此刻,她刚才内心中对陈青的恨意,竟然悄然的淡化了。

    甚至她也没有了刚才的害怕,望着陈青坚毅的侧脸,她心底升起一种不可言喻的安全感,她有种感觉,陈青一定能够背着她,安全的攀登上去。

    而就在这时候,头顶上方传来机车的声音,似乎有几辆机车经过并且停下来了,甚至还听到了李飞鹏惊呼的声音:“这里有一道很显眼的刹车痕迹,该不是舒晴他们在这里出事故了吧?”

    旋即,头顶上空,就有几个人朝着悬崖挥舞手电筒,到处探望,正是李飞鹏几个。

    原来,李飞鹏他们几个见舒晴跟陈青没有跟上,他们本是打算自己进去断龙崖的蹦极塔玩的。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被搁置废弃的蹦极塔,竟然有个老保安在看守。

    老保安发现了李飞鹏这几个年轻人,知道这他们是来这里玩极限运动的,老保安立即就生气的把李飞鹏几个撵走了。

    李飞鹏他们几个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回来的路上发现弯道有一道很刺眼的刹车痕迹,李飞鹏他们的心就咯噔一跳,担心是不是舒晴跟陈青在这里出事了,连忙停车查看。

    几个人站在悬崖边上,拿着手电筒朝着下面一通乱照,李飞鹏立即就看到了震惊的一幕,就在悬崖峭壁上,陈青竟背着舒晴,在徒手攀岩上来,他失声:“啊,真的是陈青跟舒晴,你们快看,陈青背着舒晴徒手攀爬上来了。”

    “啊,真的呢!”

    “哇,天啊,陈青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出发的时候还劝我们不要玩极限运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个高手啊。他背着舒晴,竟然还能够在这种悬崖徒手攀岩,太牛了吧?”

    队伍里唯一的女士则着急的说:“哎呀,你们还在这里废话干嘛,赶紧找绳索或者工具,协助他们攀爬上来呀。”

    李飞鹏这会儿看得仔细,陈青虽然额头冒汗,但是陈青每个动作都很稳,手格外有力,而且呼吸也不急速,更重要的是,陈青一点都没有慌张,而是显得非常笃定,他从而判断出陈青凭自己的能力,就能够背着舒晴攀爬上来。

    于是,他就说:“我们没有带绳索,而且我看陈青能够自己攀爬上来,快,快把我的录像机拿来,我要录下这牛比的画面。背着个人徒手攀岩,这简直是极限运动的大神啊,发到我们极限运动的论坛跟圈子中,肯定要引起大轰动的。”

    李飞鹏算是极限运动网红,所以他觉得陈青没有危险之后,就更关心拍摄陈青震撼的徒手攀岩视频了。

    在一帮人紧张的目光下,陈青终于背着舒晴攀爬了上来,瞬间李飞鹏一帮人就兴奋的欢呼起来,还围拢过来崇拜的对陈青说陈哥你真棒!

    但陈青还是有点冷漠的看了这些家伙一眼,因为在陈青看来,这些爱好极限运动的家伙,就是显得蛋疼,而且对生命极不负责。他们不但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也对别人的生命不重视。正常人发现别人翻车坠崖,肯定是想方设法帮忙、营救,而李飞鹏他们却关心怎么拍热门视频,这也是陈青对李飞鹏这些人没有好感的原因之一。

    李飞鹏他们把其中一辆机车让给陈青跟舒晴,然后陈青载着舒晴,跟众人一起返回市区。

    来到医院,医生给舒晴检查了一下伤势,说稍微伤了点骨头,开点药,休养半个月就能够慢慢痊愈。

    舒晴这会儿才松了口气,陈青见舒晴没事,也不想伺候这二小姐了,他对舒晴说:“你让你朋友顺便送你回家吧,还有今晚你受伤的事情,最好不要跟家里人说跟我有关,这锅我不背,再见。”

    陈青刚刚转身要离开,舒晴就已经喊住陈青:“等下!”

    陈青转头:“还有事?”

    舒晴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一点她二小姐的脾气,昂着头骄傲的望着陈青,说道:“陈青,我不跟你玩花样了,我其实就是想要你手中的那株仙草,给我奶奶治病。你开个价吧,到底要多少钱才愿意把仙草给我,一百万?”

    陈青看了一眼舒晴:“不是钱的问题。”

    舒晴再次加价:“五百万?”

    陈青这次连回答都懒得回答,直接转身走人,这让舒晴气得不行,她舒晴还没试过被男人这么无视呢。

    李飞鹏几个倒是很好奇的问舒晴仙草是什么,干嘛要花这么大价钱买?

    舒晴敷衍了一句:“一种珍贵的药材,可遇不可求,只有仙草才能够治好我奶奶的病。”

    李飞鹏他们对舒晴奶奶的病不关心,他们很快就扯开话题,重新把话题聊到陈青今晚徒手攀岩的震撼表现上,李飞鹏这会儿还拿出他的录像机,翻看当时拍摄下来的录像,一边啧啧的说真牛,一边转头问舒晴:“喂,舒晴,这视频要不要发你一份?”

    舒晴正生陈青的气呢,当下就冷冷的说:“不就是攀岩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稀罕。”

    李飞鹏几个面面相觑,看来舒晴跟她姐夫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呀!

    从医院出来,李飞鹏几个送舒晴回家。

    回到舒家豪宅门口,舒晴就自己一瘸一拐的回去,李飞鹏几个不敢进去,怕舒家人见到舒晴脚受伤,责骂他们。

    他们纷纷上了机车,正准备离开,不期舒晴忽然停下脚步,冷不防的冲着他们来了一句:“视频回头发我邮箱一份。”

    李飞鹏几个闻言愣了下,然后他们才意识到,舒晴是叫他们把陈青徒手攀岩的牛比视频发她一份。

    瞬间,几个家伙都露出了暧昧的笑容,都在心底嘀咕:舒晴对她姐夫嘴上说不稀罕,其实却是很在意的呀。

    ……

    青秀首府,一座古香古色的宅院,房间中,床上躺着一个昏睡的老头。

    窗边坐着一个俊朗的男子,满脸担忧的望着床上的老头,他淡淡的问:“鬼仆,我不是一个星期之前,就让阴阳法王亲自送一株还魂草过来,给我父亲治病的吗,他还没有送还魂草来?”

    旁边站立在阴暗处,一袭黑衣,戴着鬼脸面具,几乎跟黑暗融为一体的男子声音沙哑的说道:“阴阳法王失联了,我特意去了一趟丽海市,去了金光寺。发现金光寺已经被焚烧干净,阴阳法王跟他的手下们都不知所踪。不过,经过一番查找,还是抓到了阴阳法王的首席大弟子,这家伙叫谢东,已经被带回来了,现在就在院子里等着跟公子你汇报呢。”

    俊朗男子点点头,吩咐旁边的丫鬟照顾昏睡的父亲,然后带着鬼仆离开房间,来到栽满杜鹃花的院子里。

    有两个穿着西服的手下,正看守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秃头男子,这秃头男子便是阴阳法王的大弟子,谢东。

    谢东见到这俊朗男子,有点惧怕,颤声的说:“俞少!”

    俞东明淡淡的说:“阴阳法王没有按照约定,如期送来我要的东西,我很生气。”

    谢东:“我师父已经死了,几天前的晚上,有一男一女偷袭了金光寺,杀死了我师父,金光寺也被烧毁,大家都逃散了,师父的三株还魂草,也不知道是在大火中烧毁了,还是落到那对男女的手中了。”

    俞东明闻言皱起眉头:“阴阳法王怎么死我不管,我只问你一句,你能够帮我找回还魂草吗,一株便好。”

    谢东满脸为难:“这……这我做不到呀……”

    俞东明点点头:“这么说,你是没有任何用处了。”

    谢东眼神露出惊恐,戒备的望着俞东明。

    俞家在修真界很有名气,而俞东明更是出名的暴戾跟残忍,据说喜欢杀人取乐,是个变态。

    也正是因此,俞东明得知阴阳法王有三株还魂草之后,提出要阴阳法王拿出一株给他父亲治病,阴阳法王半点都不敢拒绝。

    这会儿,谢东听到俞东明的话,意识到了什么,他惊疑不定的说:“俞少,我师父已经死了,还魂草也不知所踪。你要我上哪给你找一株来给你父亲治病,你这是强人所难。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在下告辞了。”

    俞东明低头望着面前的一盆杜鹃,随手摘下一片叶子,淡淡的说:“恩,走吧。”

    谢东闻言精神稍微放松,开口说:“告……”

    告辞两个字都还没有说完,俞东明右手已经一扬,叶子如同锋利的飞刀般激射而出,瞬间就切开了谢东的喉咙。

    谢东眼睛瞪圆,双手捂着脖子,导致地上不断的翻滚,喉咙里赫赫有声,大量鲜血不断的从他双手的指缝渗出,不多时就一动不动了。

    俞东明吩咐两个西服手下:“把这家伙给我融了,用来浇灌我的杜鹃花。鬼仆,你给我尽快查清楚,还魂草落谁的手上了,我父亲的病,支撑不了多久。”

    鬼仆微微躬身:“是,公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