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极限运动

    机车带着陈青跟舒晴两个,一起翻落悬崖。

    陈青早已经有准备,他在机车冲落悬崖的瞬间,就已经抱紧了舒晴,双脚也夹紧了座下的机车,任由他们跟着机车一起下坠。

    这悬崖有几十米高,当机车坠至距离谷底只剩下十米左右的时候,陈青双脚已经猛然发力,双脚狠狠的蹬在机车上,想要抱着舒晴从下坠的机车上弹跳出去。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舒晴并不知道陈青的打算,在陈青抱着她从机车上弹跳出去的时候,她双手还下意识的抓着机车的车把,导致陈青没有能够顺利的抱着她从车上弹跳出去。

    最后连人带车一起坠落谷底,陈青在坠落谷底的瞬间,他已经强行把舒晴护在怀里,自己身体先跌在地上。

    砰的一下,陈青虽然体内有真气对自己进行保护,但还是摔得头昏眼花,全身骨骼像是散架了一般的疼痛。

    而被他护在怀里的舒晴,竟然也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啊——”

    陈青挣扎着爬起来,身上好几个地方被小石子给擦伤了,火辣辣的痛,不过这会儿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的去看舒晴。这才发现,舒晴因为有自己护着,虽然没有摔伤,但是却被机车砸碰到右脚,所以刚才发出那么凄惨的叫声。

    陈青赶紧搬开机车,脱掉舒晴右脚的靴子,检查了一下,发现她的脚踝处青肿得非常厉害,估计还轻微伤到骨头,不过幸好不是粉碎性骨折,不然舒晴以后保不准要成为瘸腿美女。

    舒晴这会儿哭得梨花带雨,惨兮兮的问陈青:“我的脚是不是断了?”

    陈青发现舒晴的情况不是非常严重,他心底就微微的松了口气,同时怒火也上来了,他都三番两次提醒舒晴很危险了,但她死活不听劝告,还差点把自己也给害死。

    陈青便故意的对舒晴说:“不知道,看起来很严重。”

    舒晴见陈青不忙不急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边哭一边骂陈青:“陈青你个混蛋,我脚都断了,你还蹲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笑了,赶紧给我打电话求援呀!”

    陈青拿出手机递给舒晴看:“我刚才已经看过了,这里是悬崖谷底,手机都接收不到信号。”

    舒晴没想到这么倒霉,她诅咒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我奶奶说得没错,你就是个扫把星,如果不是你我今晚也不会这么惨。”

    陈青睁大眼睛:“二小姐,你是姓赖的吗,这事还能够怪到我头上来?我都已经劝过你不要参与这种危险活动了,也好几次让你开车慢点,但你就是不听,现在出事还怪我了?”

    舒晴这会儿感觉右脚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陈青刚才又说伤势看起来很严重,她就以为自己的脚是断掉了,这会儿非常伤心,在心里跟身体双重折磨之下,她的情绪也稍微有点失控了,她恨恨的对陈青说:“当然怪你,我平日基本都不参与李飞鹏他们的这些极限运动的,今晚如果不是想要整你,我也不会参加他们的活动,更不会在这里出事故。”

    陈青早就猜到舒晴动机不纯,这会儿听舒晴的话,他就明白了,舒晴肯定是故意邀请他参加今晚的极限运动,然后借着飙车呀,徒手攀登蹦极塔这些危险活动过程,好好吓唬整蛊他,最好把他吓尿了。

    但是舒晴没有想到的是,她没有成功吓唬整蛊陈青,反倒导致翻车坠崖,自己的脚都断了。

    陈青这会儿哭笑不得,这舒家二小姐想要报复他,真是费尽心思呀。

    舒晴强忍着痛楚,翻出自己的手机,看看也是没有信号,她就忍不住有点绝望了,第一次真正的对陈青低头,可怜兮兮的问陈青:“喂,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青:“还能怎么样,等一下看看你那些朋友发现我们没有跟上来,会不会回来找我们?”

    舒晴觉得等待有点不靠谱,因为她对李飞鹏这些人还是比较了解的。玩极限远动的人都是神经大条的,因为不是粗神经的话,根本也不敢玩极限运动。李飞鹏他们都是粗神经,就算发现她跟陈青没有跟上来,李飞鹏他们肯定是觉得她跟陈青两个不想参加徒手攀登蹦极塔这种危险的活动了,李飞鹏他们肯定继续玩他们的,不会回来找人的。

    事实上舒晴猜想的不差,李飞鹏他们到达目的地之后,发现陈青跟舒晴没有跟上来,当下就有人说:“估计是小晴的姐夫劝住小晴不要参与这种危险活动,他俩不来了。”

    “应该是,那个叫陈青的家伙,听到我们要去徒手攀登蹦极塔,他一直皱着眉头劝舒晴不要来,舒晴肯定是在半路上被她姐夫给劝回去了。”

    李飞鹏拿出手机打电话,发现打不通,他郁闷的说:“算了,他们应该是回去了,我们去玩我们的。”

    ……

    在悬崖谷底,陈青已经利用山涧的溪水,把自己擦伤的地方都清洗了一下。

    而在不远处,舒晴躺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偷偷的哭鼻子呢。

    陈青清洗完伤口,回来再舒晴身边蹲下,似乎很好奇的询问:“喂,是不是很疼呀?”

    舒晴本来就感觉右脚疼的要命,而她更害怕的是这次受伤,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毕竟腿瘸了之类的,又疼又害怕,自然泪水流个不停。

    她正伤心难过呢,却看到陈青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她都要被陈青气哭了,带着哭腔骂道:“你说呢?”

    陈青笑眯眯的说:“应该很疼,不过我更担心的是……”

    舒晴眼泪汪汪的问:“什么?”

    陈青指了指舒晴受伤的右脚:“你的右脚看起来伤得很严重,我担心就算治好了之后,也会留下后遗症,万一瘸了,那就可惜了。好端端的一个美女,落得变成了个瘸子,好可惜。”

    舒晴本来就担心这个,现在听到陈青的话,她更是俏脸都煞白了。

    她仿佛看到未来的自己,依旧美貌如花,依旧穿着时尚的裙子,但是走路的时候确实一瘸一拐的,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目光也非常怪异……

    瞬间,她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

    陈青见状,立即安慰说:“好了好了,不用哭了,你其实也不用太担心,因为……”

    舒晴听到陈青的安慰,就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着陈青,却见到陈青笑眯眯的安慰说:“因为就算你变成了瘸子,其实也并非是世界末日,世上有的美女连腿都没有呢。所以你只要足够乐观,那么你依旧是美女,毕竟身残志坚的美女也不少。”

    身残志坚美女?!

    舒晴本来还以为陈青是在安慰自己,但是她听完陈青的话,再也控制不住,哭着骂陈青:“陈青你这混蛋,我都这样子了,你竟然还开玩笑。你等着,如果我残废了,我就跟你拼了,大家共归于尽。”

    陈青笑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我们被困在这里,你如果没法及时得到治疗的话,保不准很要变成残废。”

    舒晴还没有说话,陈青就已经继续的说道:“不过我现在却是有个自救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

    舒晴听到陈青这话才微微一愣,忍着泪花问:“什么办法?”

    陈青指了指几十米高的悬崖峭壁,对舒晴说:“我背着你,从这里徒手攀爬上去。”

    舒晴闻言失声:“你疯了,这里是悬崖峭壁,有十层楼那么高呢,就算是李飞鹏这种比较有名气的极限远动爱好者,徒手攀爬的话,难得也相当大。更何况你还打算背着我攀爬,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李飞鹏也不敢尝试。”

    陈青淡淡的说:“如果你不愿意或者不敢的话,那你就留在这里,我爬上去,然后去找人求援。”

    舒晴脸色剧变:“不行,就算你能够爬上去,这荒郊野外的,你要徒步走多远才能够找到人救援,我可不敢一个人呆着这个昏暗的鬼地方。”

    陈青没好气的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可不想跟你在谷底下等,就这两个办法,我背着你爬上去,或者你在这里等,你选一个吧!”

    舒晴看看昏暗的周围,她实在不敢自己留在这里,她豁出去说:“死就死了,你背着我爬上去吧,摔死我们一起死。”

    陈青背起舒晴,舒晴双脚不能用力,只能够双手死死的搂住陈青的脖子,陈青还找了跟藤蔓,把舒晴绑自己背上,预防攀登的时候,舒晴双手没力气,搂不紧坠下,那就完犊子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陈青准备徒手攀岩,他背上的舒晴这会儿俏脸通红,因为她发现她这样搂着陈青,趴在陈青背上,两人真是太紧贴了,什么便宜都被陈青这家伙给占光了。

    舒晴这会儿咬咬嘴唇,心中恨恨的想:陈青,这次我们真是不共戴天了,回去之后,我已经好好报复你。

    陈青哪里知道自己这小姨子,这时候还想着报复自己?

    他这会儿催动体内那股小小的真气,聚精会神,然后开始攀登,动作不快,但是很稳,双手孔武有力,身体很协调,如同壁虎般,一下一下的从陡峭的悬崖峭壁往上爬。

    随着陈青往上爬,舒晴的心跳也开始加速,害怕的感觉侵袭上心头,她这会儿已经顾不得恨陈青了,随着陈青一点点爬高,她的心情就越紧张。因为再摔下去,他俩就没有刚才坠崖那么好运了,估计性命难保。

    如果是陈青一个人的话,要攀登上去难度不大,但是背着个舒晴,难度就翻了好几倍。

    当陈青爬到一半,距离地面足足有二十多米高的时候,陈青不得不停下来歇口气。

    悬崖峭壁上不要歇息,所以陈青歇息的时候,先用左手攀着峭壁,然后放开右手,让右手放松一下,但是这样子,陈青跟舒晴两个人的重量,就全部靠陈青的左臂支撑,舒晴都捏了一把汗。

    没多久,陈青又用右手攀着峭壁,换左手休息。

    他额头虽然已经微微冒汗,明显很累,不过舒晴却发现他眼神格外坚毅笃信,而且从侧面看,他此时显得格外的英俊有魅力。

    舒晴的芳心不可抑制的狂跳了一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