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墨子夜

    公子哥愣了,从常玄的表情分析,他竟然有点怕自己?

    怕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常玄怕了!

    他觉得脊背发寒,菊花一紧。

    常玄觉得必须义正言辞的表明自己在取向方向的正常:“我对男人没性兴趣,你别再缠着我了。”

    公子哥总算明白过来这眼神的含义,浑身也是一颤,如遭雷击,呆立当场,最后苦逼着脸说:“别这么看着我,我取向也很正常……”

    常玄看着他,半信半疑。

    公子哥无语,咬牙说道:“算了,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小弟墨子夜,敢问……兄……师兄大名?”

    墨子夜总算想起因为叫常玄兄台而挨了一顿胖揍,急忙改口叫起了师兄。

    “我叫常玄。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常玄冷冷的说。

    墨子夜机灵的领悟到常玄目光中的威胁之意,拱手道:“常师兄好生安歇,小弟告退。”

    常玄打发走墨子夜,回到床上盘膝而坐。

    如果排除这厮的取向问题,那他跟着自己的目的也就剩下一个,招揽拉拢自己。

    在麓山城走了一圈,常玄发现这里的修士境界都不算很高,大部分都在练气境。

    想想也是,哪来那么多高手,尤其是蛮荒山脉这等偏僻之地。

    这世界终究是实力为尊,自己也不能太短视了,早晚也要走出莽荒山脉,努力修炼才是正道。

    常玄不再多想,专心修炼起来。

    天明时,常玄睁开眼睛。

    一夜修炼,将消耗的灵液补回了三分之一。

    常玄刚打开门,就见到门口站着的店小二和准备敲门的牛皮糖墨子夜。

    “常师兄,早!把东西放里面你就退下吧。”

    这厮准备了一桌早餐又来套近乎,伸手不打笑脸人,常玄有些无奈的闪身让店小二把东西送进了房间。

    墨子夜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坐下后奇怪问道:“不吃吗?”

    “我说你想要干什么?”常玄坐下没动,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可不想欠这家伙人情。

    墨子夜郁闷说道:“我欣赏常师兄,只想跟师兄交个朋友。师兄为什么对我一直充满了戒心?”

    “有句话叫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常玄悻悻的说。

    “那是因为常师兄完全不了解我的为人,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把你当朋友。”

    墨子夜追忆往昔,默默的说:“我家在麓山城也算有头有脸,可我不喜欢那种安逸的生活。从小就羡慕能腾云驾雾的仙人手段,自己也学了点皮毛,这不前两年离家出走……不是……出外游历,拜访了几处仙山、高人,可又觉得修行太过辛苦,自己也没那个天赋,远不恣意花丛来得逍遥快活。可看到高手呢还是忍不住想要结交一番,师兄在齐天楼的胆识和气魄很对我胃口,常师兄更是个高手,师兄,我敬你一个。”

    常玄望着端着米粥敬自己的家伙哭笑不得,对这小子也算有点了解,一个游戏红尘的风流人物。

    想想自己若不是有系统在身,大抵也会跟这小子一样,怎么潇洒怎么快活怎么来。

    对方没有恶意,就算有他也不怕,常玄干脆也豪迈的吃了起来。

    解决了早餐,常玄就问这地方哪有卖粮食的地方,如今境界不足,还是得吃五谷杂粮的,粮食自然是首要解决的问题。

    墨子夜在这活了十几载,比常玄要熟悉的多,自告奋勇带着常玄走出客栈。

    两人刚出客栈门口,就见不远处墙角跪着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小女孩在乞讨。

    “老爷,行行好吧!施舍我们点银币,让我给可怜的女儿买口饭吃。”中年妇女一边对着行人磕头,一边苦苦哀求。

    两人身上都是破破烂烂,脸上更是脏兮兮的一片,路上行人都嫌她们脏,唯恐避之不及,更没有人施舍。

    小女孩似乎是饿极了,把脏脏的手指头放进嘴里吸允着,大眼睛里闪着泪花。

    墨子夜眯着桃花眼走回了客栈。

    不大会店小二端着些吃食送了出来:“能做活吗?”

    “只要管饭,再苦再累都没关系。”中年妇女不断的点头,把吃食放到小女孩身前。

    “先吃吧,一会去洗个澡,去掉身上的味道,再买身新衣服。以后就在我们店里做工。”店小二摸出几个银币交给了中年妇女。

    “谢谢!谢谢!”

    中年妇女哽咽泣声,不断磕头道谢,以后终于不用再乞讨流浪了。

    常玄看了眼身边标准的富家子弟:“看不出你还挺有同情心的,为什么不给她们一笔钱财,让她们安家置业?”

    墨子夜含蓄笑道:“看见了能帮就帮一下,就当行善积德。若是给她们大笔钱财,她们孤儿寡母只怕守护不住,倒不如给她们一份工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常玄点了点头,对墨子夜的印象有些改观。

    众生疾苦,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如此。

    接下来在粮店常玄买了很多粮食,尤其是各种调味料,他可是受够了茅草屋的乏味了。

    墨子夜又带常玄领略了下麓山城的盛景,最后来到城南一处府前,笑嘻嘻的说道:“这就是我家了,咱们进去打个招呼。”

    常玄抬头看了看门匾上挂着墨府两个金光灿灿的大字,这小子家世真是不俗。

    两旁是一对足足两人高的石狮子,门口的家丁衣衫鲜亮,而且是修炼有成的修士,虽说境界不高只有练气境一二阶,可能聘用修士,这墨家肯定不简单。

    “墨少爷,您回来了。”一名家丁赶紧跑过来行礼。

    墨子夜点了点头,询问道:“我父母在家吗?”

    那名家丁应道:“家主和主母都在,我这就让人进去通报。”

    墨子夜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进去见他们。”

    常玄跟着墨子夜走进墨家,一路上青砖绿瓦的楼台亭榭,假山流水,倒是一路美景,间接证明常玄猜测。

    这时一个服侍过墨子夜的丫鬟从院子里经过,见到墨子夜惊喜行礼:“少爷!”

    墨子夜审视少女轻笑道:“你是翠儿,好久不见,长大了。”

    翠儿无语凝噎,有些哽咽道:“亏得少爷您还记得翠儿,您都两年没回来了,翠儿可不是长大了。”

    墨子夜摇头笑道:“我不是说你年纪长大了,我是说你那里长大了。”

    翠儿顺着墨子夜视线低头一瞥,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羞恼道:“少爷,您又欺负翠儿。”

    墨子夜哈哈大笑:“还是回家好啊!”

    常玄撇了撇嘴,与这个品行不端的登徒浪子保持一定距离,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模样。

    “怎么样,我这个丫鬟水灵不?”墨子夜问常玄。

    “你想说什么?”常玄疑惑的看着墨子夜。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墨子夜调戏自己丫鬟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

    常玄觉得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来理解这小子行为。

    很快两人来到墨家大厅,这里竟已坐了不少人,除了墨子夜的父母墨天明和李妍柔,墨家的高层也都在其中。

    “父亲,母亲,子夜给你们请安了!见过诸位叔叔、伯伯!”

    墨子夜朝首座上的父母叩拜下去,起身后又对众人拜了拜。

    墨天明只是微笑点了点头。李妍柔却有些神情激动,走下来把他扶起来,好好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嘴里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常玄却发现这大厅的气氛有些压抑,看墨子夜想要介绍自己,对他摇了摇头。

    墨子夜也瞧出不对,扫了一眼大厅,墨家的高层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模样,显然有什么大事发生。

    这时,墨子夜的堂叔墨天元咳嗽了两声说道:“家主,汪家忽然搞出来的气血丹已经压制了咱们的气血散,如今我们墨家在坊市中的人气已经大为下跌,如果没有对策,只怕以后难以在麓山城立足。”

    汪家和墨家是麓山城最大的两个家族,明争暗斗多少年了,尤其是在药材生意上。

    因为麓山城靠近莽荒山脉,不少佣兵或者宗门弟子都会进山猎杀凶兽,出行之前好的疗伤药自然是必备之物。

    本来两家手下药师的水平都差不多,可前些日子汪家不知从哪请了个高人,能炼制出气血丹,比墨家的气血散功效要大上很多。

    如今汪家药材铺门庭若市,而墨家几乎无人问津。这对墨家来说着实事件不小的打击。

    墨天明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不知二弟有什么主意?”

    墨天元心中早有定计,沉吟道:“如今只能重金聘用炼丹师,小弟跟麓山城炼药师公会的陈长老见过几面,可以去问问他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药师和炼丹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药师是为普通人看病的医师,懂得岐黄之术,配制气血散还可以,要说炼制气血丹却是做不到。

    墨子夜对于家族的生意没什么兴趣,听了也只觉得头大,反正已经请完安了,双手背在身后,对常玄摆着手,偷偷的溜出了大厅。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