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想看你的真容

    “死了?怎么死的!”南牧笙问道,这死讯传来的也太快了。

    “听说是被人砍了脑袋,死的极惨!”潘妈妈哆哆嗦嗦的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南牧笙已经出了屋子。

    来到吴员外死的现场,有不少人围观,南牧笙戴着雨笠蒙着脸,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当他看到那红衣男子和紫衣女子从不远处走来时,南牧笙拉了拉羽纱,隐藏在百姓之间的他头微微低了两分。

    “怎么回事?”寒少枫问道。

    姹紫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人追到这里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就连我们的人都死了好几个,如今杀人的人逃了!”

    “真是怪事!”说完这句后寒少枫下命令,“一定要抓回那潜逃之人。”

    南牧笙一开始还以为吴员外是刺客所杀,如今看来不是,他懒得考虑那么多,反正只要不牵连到他什么都好说。

    就在南牧笙转身悄然离去时,寒少枫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立即喊了一声,

    “站住!”

    南牧笙顿住脚步低着头,也不敢有任何作为,就在他拳头紧握的片刻,有人来报。

    “寒少主,抓到那人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南牧笙身后的不远处,而南牧笙松了口气,心里暗自感谢那人,随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重新回满春楼的南牧笙将打包好的东西背在背上,趁潘妈妈不注意,翻窗子就离开了。

    到了街道上后,听见之前那边似乎又打起来了,南牧笙不敢再趟这趟浑水,回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望到,于是在客栈门口劫了一匹马连夜离去。

    其实他不知,杀吴员外的人正是伤势未愈的宇文墨,他原本想着直接离开的,当他经过路口时看到刺客正押着吴员外往满春楼走的时候,当时他想也没想就骑马冲了过去,拼尽全力杀了吴员外这个见证人。

    因为在世人看来,凤凰已经死了,如今的凤凰势单力薄,他不能让凤凰再死第二次。

    可是正因如此,他暴露行踪,相信很快就有人追来,可是当他想要回去提醒凤凰一声的时候,恰好在人群中看到了凤凰,而那一刻的凤凰明显被人盯上了,所以宇文墨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就在宇文墨被擒住的时候,多日以来暗中查访宇文墨的姬无煜也赶来了蒲柳镇,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下了宇文墨。

    事情虽然危机万分,宇文墨这次总算化险为夷,差点将命交待在这里。

    “皇上,您没事吧?”看着宇文墨有些狼狈,姬无煜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无碍,还好你来的及时!”宇文墨扫了一眼人群,那倾城的少年早已没有半丝踪影。

    “皇上,跟你一起的宫女阿笙呢?”姬无煜也不好戳破那就是南牧笙,只问宫女阿笙。

    宇文墨微微摇头,“他没事,回宫吧!”

    这次要不是凤凰,恐怕他早已将命交代在这里,宇文墨又看了一眼满春楼的方向,揉了揉太阳穴,

    “把这个地方给朕拆了,警告他们,不许再提笙笙二字!”

    姬无煜随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当即明白,“臣尊旨!”

    一连两夜姬无煜都不在平定王府,南乔便知,他出远门了。

    当时她写信暗中提醒过哥哥和宇文墨离开的方向,也不知道姬无煜找到人没有。

    这两日时不时的会有人打平定王府的主意,南乔便知,那些人有可能是岑溪派来的,只不过在那些人踏入王府的那一刻,就被王府暗卫杀了,要么勉强潜入王府的只要遇到南乔,基本上都不会活着回去。

    姬无煜不在,她必须得暗中保护皇子,至于岑溪那里,王府姬无煜会定期筛选内应,岑溪没眼线安插进来,又岂知她在这里的情况,到时候只消告诉岑溪难度太高没得手便是。

    不知不觉,南乔便来到了他的书房,看着书架上摆放整齐的书,南乔一本本抚摸过去,当摸到那本金贞夫人的时候,她手微微顿住,再次将那本书拿下来细细品读。

    回想从前,她还未表明身份的时候,姬无煜就曾跟她大致讲过这个故事,金贞夫人最后杀了爱她一生的帝王,他还问她会不会也在某一天就杀了他,当时她的回答是不会。

    南乔静下心来,细细的看着这本遗忘的野史,竟然发现,故事的结局并不像姬无煜说的那样,金贞夫人有个孪生姐妹,与她长得一模一样,金贞夫人一开始也是想杀皇帝来着,可到后面,她便下不了手了。

    直到金贞夫人被亲妹妹算计顶包,她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窖里,而她的妹妹则成了她的替身,最后毫不留情的杀了皇帝,后来金贞夫人从地窖逃出后已经无力回天,在皇帝死后返回陈国,杀了亲妹妹的金贞夫人,最后跳江自尽。

    当时姬无煜之所以那么说,可能是为了试探她吧,何况她当初本就动了杀心,若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想必她也不会动真心。

    看了一整晚书的南乔在合上书的那一刻,便倒在书案上睡着了。

    门不知什么时候推开,又不知是谁轻手轻脚将她抱起到内室里的榻上歇息,一切都在迷迷糊糊中,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再次睁眼时,透过珠帘的缝隙,隐隐约约见到一人的背影,他此刻正坐在她昨晚坐了一夜的位置上认真的看着什么。

    南乔一起身便惊动了他,姬无煜回过头来,眼神穿过帘子的空隙,他说道,

    “多睡会,你看了一夜的书!”

    撩开珠帘,南乔走向他,伸手圈着他的脖子,“为什么骗我?”

    姬无煜愣了下,“骗你什么?”

    “杀死裘帝的不是真的金贞夫人,而是金贞夫人的孪生妹妹。”南乔说道。

    姬无煜伸手反握住她垂在胸口的手腕,将她一拉,南乔便坐在了他的腿上,

    “多久之前的事了,你还记着?”他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耳畔,夹杂着暧.昧的气息,“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是不是得做点什么?”

    南乔故意将他一推,却并未真的推开她,“你不许乱来!”

    她警告道,南乔看着他的面具,想着已经许久没见过他的真实样子,于是就在她要伸向他面具时,就被姬无煜再次抓住,

    “小狐狸,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他转移话题道。

    果然,南乔没有再去摘他的面具,“皇上你找到了吗?”

    姬无煜点头。

    没想到他那么快就找到了,南乔提心吊胆多日终于可以放下了,“那就好,皇子什么时候送回宫?”

    他揉捏着她的手说道,“皇上受了伤,加上皇上怀疑宫里有岑溪安插的眼线,所以暂时将皇子留在王府由我保护!”

    听到这个消息,南乔有些头疼了,接下来岑溪肯定会催着她劫走皇子。

    一想到宇文墨都回来了,那她哥哥又去哪儿了,于是南乔问道,

    “我哥哥呢,他当时跟皇上在一起!”

    “我到的时候,只看到皇上,因你哥哥的身份不便相问,所以我会派人暗中查探他的下落!”姬无煜说着便凑近她的脸亲了一口。

    南乔微微往边上躲了躲,“他可能是回南晋了吧!”

    拉回思绪,南乔又注意到姬无煜脸上那张面具,“诀,不是说好,在私下无人的时候,不会在我面前戴上面具吗?”

    姬无煜的眼神与她交错时微微一闪,一只手缓缓滑向她的后脑勺,轻轻摁住,两人之间鼻息相接,十分的近,他低哑着嗓音,

    “因为你总是不告而别,所以当做对你的惩罚,不再以真面目见你!”

    南乔微微皱眉,眼珠子一转,就要伸手强行去取他面具的时候,他的唇已经压了下来,正好亲在她的唇上打断了这一动作。

    刚回宫的宇文墨便让人查起碧沉珠一事,把当时伺候凤九仪的那些人全都张罗起来,挨个审问。

    嫣然宫内,眉青踏过宫殿门槛匆匆来报,“娘娘,不好了,皇上一回来就让人把以前伺候废后的人抓了起来,看样子是要查什么事!”

    纳兰嫣琴插簪子的手一松,还未插进头发的玉簪掉在地上,摔成两节,她喃喃道。

    “皇上为何突然要查废后的事,莫非皇上发现了什么不成?”

    “娘娘,这可如何是好?”木秀也跟着担心起来。

    “都给本宫冷静点,现在都还没弄清楚皇上要查什么,干着急有用吗?”纳兰嫣琴呵斥一声,眉青、木秀这才稍微稳了心神。

    纳兰嫣琴难得反常的沉静,“一个死了那么久的人可不好查,咱们只有弄清楚皇上在搞什么名堂,才能应对,否则本宫就是下一个凤九仪!”

    “娘娘有何妙计?”眉青见纳兰嫣琴有些把握的反应便知她有了主意。

    纳兰嫣琴勾唇一笑,“本宫好像有些日子没见清宜县主了,不如你替本宫传个话,就说本宫身体不适,想召她入宫聊天,想必她不会拒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