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

小说:木香记 作者:石头与水
    还在散发着白色鲜香的蒸气的笼屉端上饭桌, 一盘金黄的酥黄独散发油炸后的果面香, 汉子用筷子捡片酥黄独放到身边孩子的碗里,“油炸的东西趁热吃才香。有点热, 别烫着。”

    “爹, 你也吃。”男孩儿一身整齐干净的湖蓝长衫, 夹蒸屉的包子给父亲, 那包子皮极薄,几乎能透出里面的膏腴汤汁,男孩儿手很俐落放到父亲碗里, 不禁问, “爹,为何这包子这样小, 跟娘蒸的不一样。”

    “这是城里人讲究的吃法。”

    伙计端上茶问尧里瓦斯要吃些什么,尧里瓦斯指了指隔壁父子二人的桌上,“糖肉馒头两屉,羊肉馒头两屉, 一盘酥独黄,一份手把肉,两碗鱼羹, 一壶烧酒。”

    尧里瓦斯这次是带着大儿子铁木尔一起来的, 其余族人被他留在客栈休息, 铁木尔第一次来月湾县, 四下瞅瞅说,“阿爸, 新伊城好,还是月湾好?”

    “各有各的好。新伊城更大一些,月湾也很繁华。”尧里瓦斯说。

    “阿爸,这些都是汉人吃的东西么?”

    “对。”父子二人是用部落的语言说话,尧里瓦斯听到隔壁的汉人道,“难得有这不花钱识字的机会,到了学里可得好好念书,学到就是赚到。”

    “爹,我记得了。”男孩儿乖巧的应下。

    伙计很快端来尧里瓦斯他们要的饭食,尧里瓦斯轻声用汉话对伙计交待了几句。伙计往后厨去了片刻,端来一盘手把肉一壶烧酒,放到隔壁汉人父子的桌上。

    汉人奇怪,“我没有点这些。”

    伙计指了指尧里瓦斯,尧里瓦斯露出个善意的笑容,“请您喝酒,想问一问,刚刚听你说话为什么不花钱就能念书?”

    汉人笑道,“县尊大人的恩典,每个村都有三个可以免费读书的名额。我家小子有幸占了一个,这次就是过来送孩子到县学念书的。”

    “那孩子过来住哪儿呢?吃饭怎么解决?”尧里瓦斯问。

    “县里盖了学舍,食宿都不需花销。只是一年后就要花钱了,我送孩子来识几个字。倘孩子是读书的材料,一年后考试能得前三名,那就有县学发的奖励银两,第三名都有十两。这些钱也够孩子继续念书了,倘不是读书种子,多认几个字也长见识。”汉子笑呵呵的说。

    “原来是这样。”尧里瓦斯举杯,“多谢您。”

    “你太客气了。”汉子跟尧里瓦斯举杯相碰。

    铁木尔不懂汉话,也听不明白,只管抓着手把饭大口吃起来。虽然这种带馅的小馒头也很好吃,他还是最喜欢手把饭。尧里瓦斯是个很聪明的部落族长,他先到县学把免费念书的事打听清楚,到果子铺买了两盒点心果子,带着儿子就往衙门去了。

    铁木尔特意换了身簇簇新的锦袍,衬着他黝黑的脸,雪白的牙齿,灿烂的笑容,格外有股少年的勃勃英气。裴如玉很喜欢这小小少年,换了北疆话示意他不必多礼,又问他多大了,听铁木尔说九岁,就赞他长的壮实。

    铁木尔拍拍胳膊,拍拍胸膛,很高兴的说,“大人您就是太单薄了,您多吃肉,也会长壮的。”

    “好啊。”裴如玉收下尧里瓦斯送来的果子,笑问尧里瓦斯,“铁木尔这样聪明健壮,先时怎么没带他来给我见见?”

    “他年纪还小,只懂骑马射箭,不大懂汉人的礼数,也还不会说汉话。”

    “这有什么关系,我会说北疆话。”裴如玉很亲切的问,“铁木尔可念书了?”

    “还没有。我们草原上没有先生。”

    “我正有件大事想同你们商议。”裴如玉将手里酥油奶茶放下,“原来县里银钱不大充裕,这一二年,日子好过了,我就想孩子们还是要多念书识一些字比较好。如今各村有三个免费读书的名额,你们在草原以牧马放羊为业,虽不是村落,也是聚族而居。既是我治下之民,不拘族群姓氏,在我眼里都一视同仁。我想,凡我月湾县的部落,各部落一样有三个免费到县学念书的名额,不知你们可愿意?”

    尧里瓦斯大喜过望,起身对着裴如玉深深一揖,“我今日过来就是想问县学念书之事,大人知道,我一向仰慕汉学。只是我们族中的小伙子都不会说汉话。”

    “无妨,我这里有通北疆语的老师,可以单独教他们汉话。”

    尧里瓦斯很愿意儿子留下来念书,裴如玉应允后问尧里瓦斯,“咱们县一共有六个部落,你都认识吗?”

    “都认得,只是与乌依古然部落的人不大熟。”

    “这次我想让汤县丞和司书一起同你去他们各个部落传达县里的消息,不知你可有空闲?”

    尧里瓦斯这样的聪明人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当时便应下此事。

    *

    傍晚裴如玉回家用饭,让白木香给铁木尔准备一份礼物,白木香说,“牧民的孩子更喜欢弓箭一些,那就准备一份衣料一份弓箭吧。”

    裴如玉没意见,看儿子的圆脸蛋有道细血痕,忙凑近细看,“咱们阿秀的脸怎么了?”

    “被枣花挠了一爪子。”

    “哎哟,枣花那丫头不得了,这才多大能把阿秀挠了。”

    “枣花可灵光了,翻身翻的比大枣好。大枣性子好,成天乐呵呵的。”

    裴如玉抱着肥儿子摸着儿子的小胖脸儿,心疼的问,“疼不疼?”

    阿秀没啥感觉的朝他爹露出两颗大门牙,指指屋顶,“爹,举高――”让他爹把他举高高,跟他玩儿。裴如玉看儿子没心没肺挺皮实,心说,这性子倒是随了他娘。

    跟儿子玩儿了一会儿,裴如玉说,“再给铁木尔一把工坊制的新刀。”

    白木香问,“那孩子喜欢刀剑么?”

    “男孩子大都喜欢吧。”裴如玉拿年九连环塞给儿子,“咱们县多是小部落,大部落就乌依古然部落一个,听说乌依古然部落的男孩子,出生时有多重,就会存一块同样重的熟铁,每年锤炼一次,待这孩子大了,就用这块铁为他打制一件兵器。所以,乌依古然部落的男人多骁勇善战。”

    “这种说法我也听说过,是真的吗?”

    “这就不晓得了,不过,陆侯麾下有一支北疆军队,大部分都是乌依古然部落的男人。我们县的这个部落只是分支,大部落在西漠州那边。”

    “他们部落也常到县中交易,只是今年约摸还没来。不过,最会做生意的还是尧里瓦斯族长,他很精明。”

    裴如玉笑,“一直是他们来,如今也让汤巡检司书过去看看,带些礼物,是咱们的一番心意。”

    “要备什么礼物?”

    “茶叶布匹就好。”

    “他们都喜欢弓箭,要不要备几副弓箭送他们。”

    “不好。把弓箭当礼物会令他们多心的。”

    “你可是好心,免费让他们的孩子念书。”

    “可不是所有北疆人都向往汉家文化。”

    结果,裴如玉这事刚起个头,就挨御史一大参。

    有两条罪状,第一条是,月湾县富庶非常,却没向朝廷缴纳相应的税银,参裴如玉偷税漏税,有中饱私囊之嫌。

    第二条是,裴如玉私通北疆部落族长,有不臣之心。

    这两条罪状参的,还真不是寻常的捕风捉影。

    御史的折子写的很详细,推断也很有道理,月湾县这几年修城墙铺道路还加盖外城,城中繁华不让府城,商贸交易颇多,却除了粮税外未见有商税税银押解至帝都。再有私通北疆部落族长,更是有明证,裴如玉都把族长家的孩子弄到月湾县免费读书去了。

    穆宣帝收到折子,想这巡路御史的折子写的也不靠谱,不臣之心是不可能的。陆侯十万大军就在新伊,裴如玉一个小县令,他吃熊心豹胆么。

    内阁的批注是:令裴县令自辩,上交县中账册。打发御史台的监察御史到月湾县查看。

    穆宣帝想了想,令四品监察御史与户部袁郎中亲赴月湾县,查看对裴如玉的弹劾之事可属实情。

    *

    书房。

    裴七叔燃起一炉沉水香,裴如玉煮好今春新茶,七叔道,“让北疆部落的孩子到县学读书的事,急了些。要依我的意思,何不待你连任的事情妥了,再办此事。”

    “介时再办,一样有人挑我的不是。”

    “你不至于叫人拿住把柄,只是月湾如今气象,等闲给个穷州的州官儿都不换。你正好任满,将你调离再容易不过。”

    “七叔放心,我有万全准备。”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文章、小说作品均由网友上传,只为了方便作者们分享作品,如果某篇文章或某部书籍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点此提出侵权处理要求。
版权所有 © 爱奇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